沉于hsb沼底

【汤草】一点也不浪漫的物理学(全文)

Zion:

怕连贯性不够

想了想还是一发放全文



又名草薙俊平的浪漫物理学概论。

写给在所有平行宇宙陷入爱河的副教授和刑警。

平行宇宙梗,但毫无关联。

 

一点也不浪漫的物理学


<上>

 

到底是从哪一天开始,流行起“物理学真的很浪漫”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的呢,

最近刚刚升官的草薙俊平警部补大人根本完全不知道。或许是前段时间帝都大学物理系博士生小林为他的女朋友发表了一份监测他们七年之间的关系的论文来向她求婚的故事太过深入人心了?还是那个轰动一时的在天神滑雪场依靠精密的测量和规划,用自己的脚踩出了“雪地怪圈”向妻子示爱的物理工程师长得实在太帅了?

完全不得而知,但是依据草薙俊平这么多年来和物理学家打交道的经验来看,

物理学真是与浪漫的一点点边都沾不上。

 

可是你只和一个物理学家打过交道啊,不一定全都一样吧。迷弟岸谷小小声反驳。

一个还嫌不够!巴不得一个都不认识呢。将一次性烟灰缸捏成团丢入垃圾桶,常年工作于治理抗击物理学家冲锋线的草薙又补上一句,汤川学就是一个平庸普通的物理学家,科学狂人的绝对典型代表。

然而这位“典型的科学狂人”无论是在学生里还是在教师中都是人气高超啊。岸谷这样说着好像有点故意要气气某人的意思。然而比起忍受了十多年逻辑攻击的倒霉鬼草薙俊平来说,他还是甜了一些。

那只不过是因为他长了一张看得过去的皮囊吧,和物理学没啥关系了。说完还要摸摸下巴表示自己也是很帅的。


可能只是老师他的浪漫并没有显现出来吧。身为女人的内海加入讨论,她可是相当认同玛丽莲梦露那一套搞科学的男人最性感的理论,不过对于身边这位帅气却怪异的物理学家,还是暂时保留意见吧。

也是诶,毕竟还没见过汤川老师他为这样的事情上心过呢。也许他找到了他的the woman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呢,变得很温柔啊一下子转性啊什么的。太过天然的岸谷又发表惊人语论。

额…天知道这位副教授浪漫起来得是什么一个可怕的模样。温言润语和蔼微笑的副教授,光是想想就让最近还是有些上火的女刑警后牙床一阵发麻。赶忙换个轻松的口吻,我想老师肯定有只属于他自己的浪漫吧,那种其他人都不懂的浪漫。

其他人都不懂那还叫什么浪漫,不过所谓浪漫本来就是想要被爱的文科生编造出来自我满足的东西…惊讶于自己近来说话方式越来越像那个讨厌家伙的草薙俊平及时收了嘴。对于汤川学这种人,假如他有那么哪怕一点点的浪漫因子,大概也只是会觉得M理论和什么四色理论浪漫吧。

说不定还有平行宇宙。最近电视剧看得有点多的岸谷举手,又叹气,

唉…看起来老师的浪漫并不是我们能够期待的。

期待也没有用,人家现在远在大洋彼岸,真的浪漫起来我们也见不到。不过他倒正好研究那些浪漫的理论咯。内海想要快点结束这个莫名其妙的话题,然后赶紧回家享受没有案子没有记录没有报告的假期。

谁知有人比她还着急,像是被戳破了什么似的砸下一句话来。


反正不管在哪里,我们都不需要“汤川学的浪漫”这种一点用都没有的东西。好了,趁着清闲,抓紧时间回家吧。

于是被间宫压榨加班数天的草薙组迅速离开了警视厅,直到草薙的车驶离视线岸谷还在对内海喋喋不休草薙是不是又受到啥刺激了人家可是在米国啊怎么能刺激到他呢。

 

天知道咯。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能这么早就回家,就像我不相信你汤川学在学习了这么多年的物理之后还能有什么浪漫剩得下…”碎碎念着打开自家大门,并不甚惊讶地看到沙发上翘着腿读书的副教授。

向他投来平静的一瞥,视线又被迅速拉回书中,仿佛只是自家的猫刚刚钻了回来。

亏草薙在开门之前还认真期待了一下“欢迎回家”是怎么说的。果然汤川学就是汤川学,永远无法用常人所期待的东西去期待他。

“卢克莱修说过,从无不能生无,你这么说真是强人所难了草薙。”汤川挑了挑眉,带着些不易察觉到的轻松表情,看着草薙一脸不满地从他自己的尊严逻辑中跳出来,然后更加不满地反问回来“你的意思是你从来就没有浪漫这东西咯,看来我还真没说错。我应该和内海他们打赌的,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

汤川学看样子真是被他逗笑了,竟然没有抱怨某人身上消散不去的烟味,破天荒地伸手去接过草薙的大衣挂好,笑说难道你们在为了我有没有浪漫因子打赌,看来你们最近真是闲到可以去钓鱼了。

才没有这种事,我前两天忙成什么样你又不是没见到。刑警大人愤愤回道,最近不是很流行什么浪漫物理学者的故事嘛,当时我们正好说起你,你看你和浪漫都挨不上边,要是真有浪漫因子大概也只是会觉得什么平行宇宙之类的浪漫吧…

简直难得一见的坦诚,放在以前草薙俊平是不可能蠢到把这种话都讲来给汤川学听的,尤其是这种正中靶心的话。

 

 

或许是因为汤川学这个笨蛋的突然归国让他乱了阵脚吧,三天前的深夜,跟了半个多月案子的草薙俊平终于着家,刚准备一个跟头栽倒在沙发上,结果就被地上的行李箱绊了一跤直扑地板。待他看清沙发上坐着一位大洋彼岸的来客时,已经是两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就着侦探关于刑警是怎样一种消耗生命职业的演说(搞研究一样消耗生命好嘛),草薙俊平一边吞着杯面(汤川学刚刚禁止他开启冰啤酒)一边明白了前情提要。这位跑到米国半年有余的副教授为了一份什么非看不可的学生报告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蹭蹭蹭飞了回来,于是他理所当然地不知道他居住的公寓因为燃气管道泄漏正在维修。

所以你就轻松地从我的信箱里拿出钥匙进来了?草薙俊平惊讶地不知该拥抱还是该嘲笑这位老友,什么报告不能发邮件啊,实在不行寄过去也一样啊。

副教授浅浅一笑,告诉他那份报告对古芝伸吾很重要需要亲自指导,所以他大概要在这里借住几天,顺带着像多年以前那样对这间可怜公寓的脏乱差进行评论。

于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汤川学就这样借住了两天。因为停留在东京的时间实在太短所以根本没必要通知别人。而草薙坚持早出晚归,这间公寓只有供他小憩和储存杯面(以及啤酒)的功能,致使汤川学好不容易的一次回归居然存在感低到无人注意。



 

 

 

 

<中>

 

“平行宇宙?这倒是与我最近的研究(多半是量子物理)

有点关系,不过要是说浪漫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挂上些关系。”汤川学脸上挂起些学者特有的得意,草薙俊平立刻明白,长篇大论又要开始了。

 

“说到平行宇宙,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草薙。你说宇宙是无限的还是有限的?”

嗯哼?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无限,再一想又觉得不会那么简单。算了算了反正他的答案也无所谓。

“无限吧。”

“嗯,那我问你,为什么夜晚的天空是黑色的呢?如果宇宙是均匀和无限的,当地球转到太阳照射不到的区域时,那么不管你往哪个方向看,你都会看到从无数个星体发出的光。假如凝视夜晚天空的任意一点,我们的视线将最终穿过不计其数的星星,接收到无限数量的光线。因此,夜晚的天空应该是一片火海,对吧?”

“照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是这样…”不由得陷入思索,然而仿佛置身于一片火海中,前后袭来的

烈焰让人无处可逃,“那这要怎么解释了啦。”

“这是一个很有名的悖论,许多代的科学家,甚至哲学家都深陷其中,开普勒就曾经被这个悖论逼得走投无路,只能推测宇宙是有限的。”

果然又在拿自己开玩笑了汤川学这家伙。

 

“那,假如宇宙有个界限的话,那在其所谓界限的外面一定会有其他东西的包围,否则宇宙这种东西不可能有界限的…是这样的吧,所以说那是什么呢,壳吗?”

“你说的对,一旦确定了界限就代表着确定了界限外的存在性。你这样的想法正是来源于古罗马的哲学问题。它曾在牛顿的物理世界舞台上就引发了令人犯难的矛盾,牛顿你知道吧,就是万有引力定律那个。”

“嗯,就是什么苹果的那个。”

“对,万有引力定律就是说,万物之间的作用力都是一个规律,只与质量与距离有关。牛顿通过万有引力定律给了人们全新的宇宙描绘,也带来了困扰了他自己一生的问题。”

“哈?” 怎么又扯到牛顿去了。

“万物之间的引力是相吸而不是相斥的,既然万物相互吸引,那么星体的集合早晚会聚集到一起。如果宇宙是有限的,那么夜晚的天空不可能是静态的和永恒的,星体们会相撞集燃烧合成一个巨大的超级星球。如果宇宙是无限的,作用在任何物体上的力,向左的和向右的力,也是无限的,因此星体终将被撕成碎片。总之,无论怎样,夜空不可能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星体们就这样仿若流动地静止着。”

 

说着,汤川学顺手拉开了客厅的窗帘,城市里的夜空漆黑一片,仅仅看得清一轮将满未满的圆月。

 

“这就是我要说的另一个悖论,这是一位牧师给牛顿提出的问题,而牛顿为了解释这个悖论只好承认,这个宇宙是完全均匀而且无限的,星体在每一个方向上受到的力都是平衡的。换言之,这是一个静态的宇宙。”

这不是解决了嘛,那还算什么悖论。

“然而这样均匀而无限的宇宙其实是不堪一击的,只要有一颗星体发生轻微的晃动,马上就会连锁引起宇宙的剧变。于是牛顿也无能为力了,他的后半生几乎都耗费在祈求一个“神的力量”来维持这间岌岌可危的宇宙。”说着,汤川学转身想要走进餐厅。

后面的故事好像有所耳闻,

 

“所以说宇宙到底是无限的还是有限的啊你说了这么半天还是没解释清楚啊,连着讲两个悖论是为了先搞晕我吗汤川学大教授。”虽然不满但急切想知道解法的草薙抓住了汤川的袖口。

“草薙同学,虽然你的逻辑能力在这几个月内好像是有了提高,但我还是希望哪怕有一次,你能用自己的脑子认真思考上几天再来问我要答案啊。

看来我得再不在你身边一段时间,你的思维能力才会跟着进步吧。”甩甩袖子径直走向餐厅。

我又不是你的学生好嘛,何必为难苦命的文科生呢。愤愤地跟进餐厅,发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两人份的饭食。

 

异常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在回家之后就立刻冲进厨房,而是坐在沙发上听汤川学讲什么关于牛顿的鬼话。定时下班,回到家就能开始晚餐的美好时光,做刑警这些年来也没能享受到几次啊。

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根本没提到任何平行宇宙的皮毛啊喂。

 

见他一脸不爽,汤川只得又开口,“宇宙可没有那么简单老实,刚刚说的那两个,顶多只算得上是思想实验,真正的宇宙学轻松就能打破这样的悖论。”

反正接下来的东西我也听不懂,示意汤川学多吃东西少说话,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心血来潮地又滔滔不绝了爱因斯坦和狭义相对论,导致这顿本来很美味的晚饭吃得他昏昏欲睡,听到的东西基本也都被吃进了肚子。

 

 

 

酒足饭饱后的草薙立刻趴在椅子上催促汤川去洗碗,结果遭到反对,看起来很久没使用日语教书的副教授很开心地继续起他的物理课堂。

“我之前讲的这些不是在做无用功,你要理解,和世界上任何一件得到世人承认的事物一样,物理学的发展是曲折而且循序迂回着前进的,所谓美感也只是在思想长河中偶然闪现的零星火花,占绝大多数的还是那些无聊冗杂的算法与数据。假如我还要接着给你讲述有关于平行宇宙的种种进程,我大概还要讲大爆炸,膨胀理论,暗物质以及量子方程。而且首先,我得给你补习一下微积分。”

草薙打算直接把脸拍在碗里。

 “那简单一点,我给你简单地聊聊虫洞,爱因斯坦罗森桥,以及时间机器。”

草薙的脸现在掉到盘子里了。

 “我说真的,汤川,为什么你不和美国的科学家们,你的学生们,甚至那个什么古芝伸吾来讨论这些呢。普及现代物理知识这么有意思吗?” 物理学家的浪漫是不是首先从不懂得别人想要什么开始的。

 

“因为你说那很浪漫。”

 

“不是我说浪漫,而是我觉得你会认为浪漫好嘛。”脸泛红的刑警从椅子上跳起来,追到副教授面前。

“如果根据你对浪漫的定义,那么这些是很浪漫,毕竟你连看《银河系搭车客指南》都觉得很浪漫不是么。”

 

难道不浪漫吗?仅仅通过控制量子概率就可以飞越整个银河系。

“还有什么《Back to theFuture》, 什么《The Lake House》,  好莱坞的剧作家可以在随意毁坏物理学定律的基础上构建其浪漫,但这并不代表物理学家就要买账。”

 

“全部根据物理学定律来写小说的话,许多场景就根本无法成立吧,这说明有些东西是物理学没法解释和表达的,至少是现在无法表达的。”

汤川学转回头来,直视这个突然严肃起来的物理门外汉。

 


“比如说,浪漫啊,坚持啊,

    还有爱。”

  


无需多言,汤川学低下头来消除了双唇间的最后距离。

 

 或许是临近深夜的原因,可以通过落地窗看到几颗星体,夜空这个最自然的时光机无法带回任何一个人,却带走了投向远方的视线。

 

你可以进行无数次时间跳跃,也可以踏入到其他的平行宇宙,或者你能够回溯至大爆炸,在存在之前就进行裁定,甚至你进入多维空间,成为了不可探知的隐藏变量。但你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因为你的物理学无法解释它也无法表达它。总会有其他东西来解决那些悖论表达那些概念,只不过那不是你的物理学。

至少暂时不是。

 

 

 草薙俊平的浪漫物理学可以自立一个体系了,汤川学在漫漫长吻后思索了一下到底要不要真的教给他微积分这件事。

 长夜漫漫哪来的时间让物理学家思考这些呢,根据相对论,时间在感受者的欢悦中会越走越快。

 

 

 

 

 

 

<下>

 

柔软的床枕,撒满眼眶的阳光,整个上午的赖床时间,正值假期无所事事的草薙俊平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了。再顺便和恋人讨论一下M理论这种浪漫的东西什么的,真是这么多年来最为美好的一个上午了。

假如讨论的是去哪里休假就更好了。

 

“M理论可能是联系起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这两大不相容理论的唯一桥梁,而众所周知量子力学促成了平行宇宙的概念。不同的平行宇宙里可能有着同样的你,经历着可能与你完全不同的时间,这么说起来似乎很浪漫的样子,然而这可不是同在一条铁路线上疾驰的先后两列火车那么简单。我们很可能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宇宙的海洋上,每个宇宙都像是一个漂浮在其他宇宙上的肥皂泡。也就是说,多元宇宙的诞生,就像吹肥皂泡一样…”

草薙俊平终于忍不住挥手打在汤川学的背上,在这两天以来第一次打断了汤川学。

 “你可以讲点实用的,比如说怎么穿越平行宇宙。”

 “这个嘛,”汤川学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向卧室门口。

 “等物理学家们在全世界的黑板上都填满算式之后,可能就知道了。”

 

 

 

 汤川学这一天还要再去帝都大学一次,本来草薙也是要同行的,但是上了年纪的老腰阻止了他。将汤川学瞪出家门之后他又躺倒在床上,将床头柜上的宇宙学科普书撇到床底下,将一本老旧得纸张都泛黄的书挑出来放在枕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顺便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也都丢到一边去。


然后,慢慢的,在一片有着各种奇妙轨迹的明亮夜空中,好像能看到一个冰冷的,肥皂泡般的宇宙正在诞生,又在慢慢塌陷。在这一个肥皂泡宇宙的旁边或者远处,无数新的肥皂泡也在孕育,在消失。在扭曲的空间或者时间里,每个肥皂泡上却全都反射出一个人影来,而仔细看过去的那一瞬间,所有肥皂泡竟突然像核弹般爆炸开来,在夜空的幕布上划下更多新的轨迹…

 

 

…… ……

 

 

汤川学的航班定在了一个凌晨,草薙吐槽他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回去又是半夜,从黑暗中来又回归黑暗,倒也挺像这个宇宙的诞生与消亡。

 

汤川学笑说之前相识的几十年怎么就没见过草薙这么有物理天赋的时候呢,他简直要推荐他去帝都大学重新读个物理系了。

草薙心想你怎么不说我是哪个平行宇宙跳跃过来的呢。不过仔细想想,要说嫌疑还是汤川学大些。明明几个月前都一副相忘江湖不再往来的样子飞走了,却又找了个鬼理由飞回来;几十年来也没确定下来完美的关系,三天就靠着一套宇宙学搞定,这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变动了世界线呢。

 

要不我有时间也去米国玩玩?心里开始盘算间宫欠了自己多少年的年休假。干脆一并带上内海岸谷,让间宫自己哭去吧。

 别,我可没时间带你们到处去玩,而且过几天古芝也会来,要忙着带他去参观学校呢。

 哦哦那就算了,知道汤川学太过爱惜这个后辈到了吓人的地步,关于古芝的事情也从不多问。有点冷场地转身去看自己身后的茫茫夜空,近郊的机场夜晚有点冷,但也能清晰地看到些星星。

 

比如夏季大三角什么的。

 

 

看独自抬头望天的草薙一副赌气样,汤川学不禁好笑地从后面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膀,“我想让他见识一下这些走在世界前沿的物理研究,让他明白什么才是他值得的。

再说,我的研习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过不了多久自然也该回国。”

 “你还是好好在米国留着吧,那里还有你想要的一切条件。回国说不定还要无偿给我办案子,过不了几天又要嫌我麻烦又要嫌我没有逻辑思考能力咯。”草薙没有回头。

 汤川学也不认为自己哪句话有错,也没有再说软话,拦在人家肩膀上的手也没肯放下,两人就这样静静靠在一起地望向不会流动的夜空。

 

看起来时间要到了,汤川学正准备要去拿行李,草薙俊平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汤川,上次说的那个什么悖论来着,关于撕裂的还是集合的星星的那个悖论,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我们见不到的背景距离是如此遥远,以至于根本没有任何光线能到达我们身边。

 我们的宇宙并不是大得无边无际,也不是老得没有起源。为什么我们见不到最远的星星,那是因为从那里发射而来的光线还没来得及到达我们这里,

对吧?”

 

汤川学有点惊讶,他知道奥尔尼斯悖论在历史上恼人的时间,也知道那个有趣的故事,第一个解决悖论的人不是物理学家也不是哲学家,是一个神秘的科幻作者,一个诗人,一个推理作家。而草薙俊平刚刚所背诵的就是节选自他的一首散文诗。

 “你看了那本书了,那本《爱伦坡选集》。”

 “嗯,那本书我记得很久以前你就送给我了,只是我一直没来得及看完。”

其实草薙俊平真的不记得了,那本书还是汤川学在他们大学毕业的时候送给他的,与关于汤川学的许多东西一样,他以为他还记得,但他已经淡忘了。

 这样散漫的男人还在嫌别人不浪漫,真是足够汤川学下辈子嘲笑的量了。

 

 

 

“那么,宇宙果然还是有限的对吧,在最遥远的星系外面,还会有什么呢?”草薙俊平终于转过身,目光笔直穿过汤川学,穿过略显稀薄的空气,指向天际的终点。

 

汤川学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伸手盖在了草薙俊平的眼帘上。

 

完全的黑暗。

 

 

 

“其实这个夜空从来都不是黑色的。”

 

汤川学的声音擦着耳廓缓缓滑过去。

 

 “如果你的眼睛可以看到微波辐射而不只是可见光,那你就会看到来自大爆炸的辐射充满夜空。”

  

手掌慢慢移开,草薙俊平瞪大了双眼望向夜空。


晚来的风带起汤川学的衣摆,一瞬间草薙俊平又看见了那个出现在梦里的,画满奇怪轨迹的夜空,照亮了自诞生以来的所有宇宙。肥皂泡们炸裂成无法形容的辐射背景贯穿了并不同步的时间与空间。

 

揽在肩上的手臂悄然滑到腰间将人拉近,直至紧贴胸口。

 

 

“如果我们的眼睛能够看到微波,我们就会看到位于最远的星星之外的创世主。”

 

 心跳的频率逐步加快又趋于统一,草薙俊平觉得有些呼吸困难,眼睛里泛起点点星辰,那些平行宇宙里浪漫的不浪漫的物理学飞越时空,仿佛在逐渐融合……

 

 


 

 “虽然我完全不认为有创世主这种毫无逻辑可说的东西。” 

“你还是快去登机好了。”

  

 



到底谁说物理学浪漫的,草薙俊平表示他有充足的理由可以驳斥这句话了。

 

<终>

 

总有现实还解释不了的物理学,或者物理学解释不了的浪漫。

不必强求解释,也不必非要那么一个联系。

因为,物理学真的一点也不浪漫。                         ——选自《草薙俊平的浪漫物理学概论》

 

批注:在所谓有限的宇宙的边界之外,那大概是我现在的物理学还不能解释的东西。

当然,你的更解释不了。”                                                                   整理人:汤川学


<完>

一点也不浪漫的物理学,就此打住。





文章中大部分宇宙学名词解释以及部分观点来自于加来道雄(Michio Kaku)的《平行宇宙》一书, 关于宇宙学的那些东西只不过是我借来的皮毛。

刚开始读这样的科普书总是动不动就被这个“神奇”一词根本概括不了的宇宙感动得不得了。再学下去才慢慢从那些莫名其妙,无法解释,根本不在人类理解能力之内的理论中忍不住叹气,

物理学,真是一点也不浪漫。


然而从这种不浪漫的泥泞中扎根生长出浪漫的枝桠,也是人类所特有的能力不是吗?



关于草薙,其实并不希望也并不觉得他是个纯正的理科白痴,对草薙最早的好感就来源于他看过《火星编年史》(虽然照他自己的话是没看下去)这样一本浪漫的挽歌,一个看科幻的人应该不至于一点理科思维都没有吧。

而草薙的想法正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他喜爱科幻作品中那些浪漫的情结,并不会因为违背物理规则就弃置一旁。他也可以去学习去理解物理学的美感,但他也知道他完全没必要把物理学或者浪漫主义套在一起去解释,毕竟这是个冰冷的设计者宇宙,浪漫也只是人工产物罢了。

而汤川学,他也绝非完全不懂浪漫的瓦肯人(好吧瓦肯人也一样了解浪漫为何物),他清楚地划分好了理性与感性的界线。只不过那并不是他的领域,他没有必要为了任何人去变成一个所谓浪漫的人,即使是他爱的人。而有时汤川学会做出一些“看起来很有汤川学独特浪漫”的事,那也只是我们把他的某些行为美好地解读成了大家心中的浪漫而已。

那又怎样呢,不浪漫绝不是汤川学的罪名,对于他来说重要的只有他的原则,他的物理学,和他的那个人而已。



一个称不上是个完整故事的东西絮絮叨叨讲了这么半天,那些乱七八糟的科普知识自己也没搞明白就开始乱讲都是我的错。写这个题材是因为加来道雄在书里说,

 宇宙学更像一个侦探故事,一门观察科学,你在犯罪现场寻找蛛丝马迹或者证据,而不是一门能够进行精确试验的科学。

 

最后,希望女神看到这个不知算不算糖的东西之后能开心一些,身体能好得快一点,虽然我并不敢圈她。


评论
热度(172)

© Chunichi | Powered by LOFTER